社會

和平精英手游外挂:中科院研究生被殺案開庭,嫌疑人要求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莊夢蕾  2019-05-27 10:27:51

和平精英龙骨 www.kmxhg.icu 公訴機關建議法院從嚴、從重判決

  “嫌疑人要求法庭判他死刑立即執行?!?/p>

 

  5月24日上午,中科院研究生被殺案在北京市第一中院公開審理。庭審大概進行了三個半小時,下午一點左右,受害人謝雕的代理律師姜麗萍走出法院,接受媒體采訪。

 

  姜麗萍表示,由于基本事實清晰,庭審很順利,公訴機關建議法院從嚴、從重判決,判處犯罪嫌疑人周凱旋死刑。對此,周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并要求法院判其死刑且立即執行。此外,法院駁回了被告方要求再次進行精神鑒定的請求,案件將擇日宣判。

 

  隨后,謝雕父母現身。謝母手捧兒子黑白遺像,向在場媒體記者講述庭審過程。

 

  “周凱旋盯著我們好幾次,看著我們的眼神都是仇恨?!薄八鷙奚緇?,仇恨每一個人?!?/p>

 

  庭審

 

  本次庭審主要圍繞幾個問題展開,其中,周凱旋的殺人動機是焦點之一。

 

  2018年6月,中科院研二學生謝雕,在校外一餐廳招待高中同學周凱旋時,遭其持刀當場刺死。

 

  事后,受害者父母從警方那了解到了周凱旋的殺人動機,更讓其難以接受。周凱旋被捕后向警方供述:兩年前的同學會上,謝雕說的一些話,讓他一直心里不舒服。

 

  據《新京報》報道,周凱旋在法庭上表示,2016年年初,由于叔叔生意失敗,姑姑賭博輸錢,導致自己家庭壓力巨大,他也因此情緒低落。但偏偏謝雕在這個時候“招惹”他,在同學聚會上不止一次指出自己“有自閉傾向,不與人交流”。

 

  這讓他久久不能釋懷。庭審中,公訴人問周凱旋,若是兩年前的矛盾,為何兩年后才報復?周回答,時不時就想起來,心里不舒服,難以忘記。

 

  謝雕和周凱旋以及幾個關系較好的高中同學在同一個微信群里,周凱旋稱,謝雕不止一次在群里對自己說一些侮辱性的言語。但這個說法遭到了群里其他同學的一致否認。

 

  在庭審現場旁聽的記者回憶,穿著白色上衣出庭的周凱旋黑眼圈深重、蒼白瘦弱?!八皇敲鍤臃ㄍ?,就是看起來很茫然,全程坐著,捂著臉,不敢看自己殺害謝雕時的監控錄像?!?/p>

 

  其間,周也曾為自己辯解。此前媒體報道,他在殺害謝雕之后,“舉手歡慶”、做出“表達勝利的手勢”。周凱旋在庭審中表示,那是因為他在飯店實施完犯罪行為后,有顧客拿椅子砸他,他舉手表示自己已經扔掉兇器,沒有攻擊性。

 

  周凱旋稱自己隨后跑出飯店,在附近小賣部報了警,等待警察到來。這也是后來檢方認定其有自首情節的主要原因。

 

  從案發到庭審,周凱旋的父母一直不曾接受媒體采訪,甚至沒有主動去爭取謝家的原諒。

 

  謝雕父母則多次向媒體表示,近一年來兇手家人未曾道歉,只在庭審前托人轉達過賠償的意愿。而在重慶老家,謝家和周家相距不到一公里。

 

  庭審接近尾聲,公訴人問周凱旋:“你對(殺害謝雕)這件事怎么看?”連續問了三次后,周回答:“不知道,請判我死刑立即執行?!?/p>

 

  接風宴

 

  在周凱旋拔出匕首之前,這場聚餐看上去再普通不過。

 

  據每日人物報道,2018年6月12日,周凱旋來到北京,告訴大學同學這一趟是“辭職旅行”,并發送了一個萌系表情包。 

 

  圖片來源: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兩天后,正在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讀研的謝雕給“辭職旅行”的周凱旋接風。6月14日傍晚,在離學校僅100米的餐廳里,謝雕給周凱旋拍了張照片,發到了倆人高中同學的小群,表示倆人在北京歡聚。周凱旋還在群里回復了一個俏皮表情。

 

  然而,菜未上桌,周凱旋就掏出了匕首。據餐廳監控畫面顯示,沒有任何預兆,周凱旋突然用匕首刺向了謝雕胸口。謝雕捂住傷口,晃晃悠悠地后退,周凱旋則繼續向其發起攻擊,往謝雕頸部、背部連捅數刀,直到謝雕一動不動。

 

  餐廳一片混亂,正在用餐的客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慘案已經發生。一位男性食客抓起一把餐椅朝兇徒周凱旋砸來。周回過頭,舉起手,然后走出了餐廳大門。

 

  據受害方律師姜麗萍稱,周凱旋殺害謝雕的兇器——一把約20厘米長的三叉戟戶外匕首,由其提前網購,直接寄到北京。也就是說,周凱旋并非臨時起意的激情殺人,而是早有預謀。

 

  然而,就在2016年那次致命的同學聚會之后,謝雕回家還告訴母親,周凱旋不順遂,大家想拉他一把。謝母記得自己當時對兒子說:“他都這么大人了,如果自己想不開,你也沒辦法?!?/p>

 

  往事

 

  多年前,謝雕母親就對周凱旋印象不佳。周曾到謝家吃過一次飯。謝母認為周“不跟長輩打招呼,沒禮貌”,勸謝雕少跟周凱旋來往。

 

  但是兩個孩子在同一個班里,成績相近,又是室友,來往密切。

 

  2012年,謝雕考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此后又考進了中科院讀研。而高中時成績一度領先的周凱旋,在首次考入四川大學金融系后,因為不滿意,主動退學,去到重慶一家頂尖中學的“清北班”復讀。

 

  小菲是周凱旋復讀班的同學。她回憶道,當時他們班一共來了兩個復讀生,其中一個就是周凱旋。兩個人成績都不錯,但相比另一個迅速和班級同學打成一片的復讀生,周凱旋沉默寡言。

 

  直到出事了,有同學在高中班級群里詢問,大家才發現周凱旋壓根沒有加入班級群。

 

  在新班級里,周凱旋的成績并不突出。小菲對他最深的印象停留在一次物理課的隨堂測驗,“那是我們班主任的科目,周凱旋考一半就把試卷撕了,扔在地上,然后就走出了教室?!?/p>

 

  高三的氛圍向來比較壓抑,大家并沒有在意周凱旋突然爆發的小情緒。

 

  2013年,周凱旋再戰高考,進入西安交通大學的錢學森班,就讀于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大三時,因專業課不及格,周凱旋失去了保研的資格。畢業一年后,他參加公務員考試,又以失敗告終。

 

  謝雕、周凱旋同在的高中好友群中,周曾經是最被看好的一個,但隨著大學畢業后,大多數好友繼續讀研深造,在小公司工作的周感受到了落差。他與同學的聊天中時常表達對現狀的不滿。

 

  謝、周的共同好友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群里的同學出路都不錯,“考的學校都是重點”,甚至覺得“中科院不算太難考的”。小菲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周復讀班的同學,同樣很少本科畢業就工作的,大多選擇出國或者在國內讀研。

 

  “可能吧,可能是感覺有落差?!?/p>

責任編輯: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