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和平精英怎么开挂:去世界盡頭,登兩千年古塔

葉克飛  2019-05-27 10:49:56

和平精英龙骨 www.kmxhg.icu 傳說中在這里分開的人 終有一天會重逢


  拉科魯尼亞濱海長廊的紅色燈柱與湛藍大海

  赫拉克勒斯燈塔:世界盡頭的兩千年守望

  文、圖/葉克飛

  發于2019.5.27總第900期《中國新聞周刊》

 

  被大多數旅行者漠視的西班牙加利西亞自治區,擁有全長1400多公里的綿長海岸線,還坐擁一眾名城。西甲聯賽球迷就算沒來過,也會對這里的城市如數家珍,比如近年雖已淪落,但曾在2000年打破巴薩和皇馬壟斷、豪取西甲冠軍的拉科魯尼亞。

 

  在傳說中,上帝創世時將手放下休息,留下的指印就形成了加利西亞海灣。拉科魯尼亞不是加利西亞自治區最美的城市,但卻是最知名的城市。

 

  始建于古羅馬時代的它,在16~19世紀期間一直是加利西亞王國的首都。如今它雖已不是加利西亞自治區首府,但仍是最重要的港口和經濟重鎮,更因兩面被大西洋包圍的地形,被稱為“大西洋的陽臺”。

 

  駕車駛過名為濱海長廊的大道,最搶眼的當然是那1200個紅色琺瑯燈柱。這條歐洲最長的濱海大道長達13公里,隨時可停車觀海,也是騎行者和步行者的好去處。無論沙灘、礁石還是草地,總有人在休憩和嬉鬧。在大道的盡頭,便是拉科魯尼亞的最重要一站——赫拉克勒斯燈塔。

  以斗牛著稱的西班牙,版圖仿似公牛,西北角的加利西亞地區就像牛角,拉科魯尼亞是牛角的尖端,而赫拉克勒斯燈塔則是這個尖角的終點。2009年,它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在韓劇《藍色大海的傳說》里,赫拉克勒斯燈塔是最重要的取景地。李敏鎬飾演的男主角念念不忘的“世界盡頭”,就是這座建于近兩千年前的燈塔。之所以有此執念,是因為在傳說中,在燈塔分開的人終有一天會重逢。

 

  這座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古羅馬燈塔,以希臘神話中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命名。燈塔至今仍在使用,也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工作的古羅馬燈塔,引導著大西洋上的來往船只。圍繞著它的大片土地,如今已是拉科魯尼亞人最愛的一片海畔公園。

 

  燈塔是這里的制高點,雖然僅有56.8米高,但因為坐落在數十米高的陡峭巖崖之上,始終是這片海岸上最醒目的存在。

 

  從停車場沿路而行,鵝卵石道路已被歲月打磨光滑。繞至一段大斜坡的石板路上,燈塔就在最高處屹立。石板斑駁,帶著歲月痕跡,但比起燈塔顯然年輕得多。

 

  燈塔建造時,正是古羅馬帝國的黃金時期。當時的古羅馬帝國皇帝圖拉真,公元98年到117年在位,是安敦尼王朝第二任皇帝,也是“五賢帝”中的第二位。他改革地方行政,減輕稅負,大力興建道路、橋梁和溝渠等公共工程,對外大肆擴張,使得古羅馬帝國版圖達到最大。

 

  在燈塔建起之前,這里已有一座腓尼基人建造的燈塔。古羅馬帝國擊敗腓尼基、將西班牙納入版圖時,舊燈塔也遭損毀。當時加利西亞地區的國王布雷奧甘就下令在原址建起新燈塔,并冠以大力神之名。如今,燈塔附近有一座布雷奧甘雕像,與燈塔永伴。

 

  與布雷奧甘一起載于史冊的另一個名字是蓋奧·塞菲奧·魯珀,燈塔的建筑設計師。在歐洲,你隨時可以見到這樣的記載:教堂建造者、燈塔設計者,甚至是一座普通建筑的設計者,都留下了名字。歷史因此而鮮活,不再是帝王將相的秀場。

 

  前往燈塔之路,最大的感受就是風大。連我和兒子的寸發都隨風而動,更別說女生的頭發和裙子了。

 

  深邃的大西洋一望無際,因為海水過藍,原本湛藍的天空都被襯成了淺藍色。峭壁下有大片綠地,翠綠與湛藍相接,大片紫色或黃色小花點綴其間,構成夢幻圖景。一條沙土小路從綠地中穿過,汽車可直抵大海。但更多的還是巨大嶙峋的礁石,見慣了西班牙的陽光海灘,這里顯得極其另類。

 

  近兩千年前的古羅馬人把這里當成了世界盡頭,建起燈塔,敬畏地遙望大海,以及所有未知世界。如今的人們在經歷過大航海時代和工業時代后,早已知悉了大海那一頭的秘密,可面對這深邃的藍,仍會產生與古羅馬人一樣的感覺。

 

  在古羅馬人之前,占領這里的不僅僅有腓尼基人,還有更早的凱爾特人。很難想象,凱爾特人對加利西亞地區的影響會比盛極一時的古羅馬帝國乃至后世一個個帝國更深遠。也正因此,最能代表加利西亞氣質的居然是悠揚風笛。

 

  時至今日,加利西亞風笛仍與蘇格蘭風笛齊名。在熱情奔放的西班牙,它無疑是個異類。

 

  在前往燈塔的大斜坡上,一個老人站在路旁吹起了風笛。逆光而立的他,背倚鐘樓,面向大西洋,以一種沉靜姿態融入了古老背景。

 

  古樸的燈塔下方是長寬均70米的基底,走入鐘樓,沿狹窄石階攀爬,雖然單調辛苦,卻有期待,畢竟從高處望下去的美景從無重復——浩瀚大西洋絕對值得往返242級臺階的辛苦。

 

  漫長歲月里,赫拉克勒斯燈塔歷經滄桑,原建筑曾部分倒塌。1791年,建筑工程師歐斯塔基奧·賈尼尼主持,以花崗巖將之修復。即使海浪滔天、海風侵蝕,燈塔迄今屹立,成為大西洋畔一個地標。

 

  走下燈塔,沿海岸而行,嶙峋礁石與平整草地穿插。人們或在礁石上蹦蹦跳跳,或在草地上享受日光。

 

  當地人告訴我們,除了燈塔,最好的觀海之地就是石陣。這個石陣并非那些秘密無可探究的史前石陣,而是小小的仿制品。當地人將一根根石柱置于草地上,中間鏤空,可以從不同角度觀海。

 

  石陣

 

  草地上有孩子在踢球,穿著本土球隊拉科魯尼亞的球衣。十幾年前,就在這座城市的球場上,拉科魯尼亞隊上演過歐冠歷史上最神奇的大逆轉??統?:4落敗的它,回到主場以4:0擊敗AC米蘭,成功闖入半決賽,讓這座城市為之沸騰。

 

  經濟遠不如近鄰巴斯克的加利西亞,偏居伊比利亞半島一隅,卻安于清靜自守。即使近年來兩度淪落西乙聯賽,拉科魯尼亞隊仍是這座城市的旗幟。

 

  近兩千年,于人類而言是漫長歲月,見證了一個個帝國的遠去??捎諍綻死賬溝撲?,不過是度過了為來往船只點亮前方的一個又一個工作日。

責任編輯:郭惠芬